[baby] 關於妳的故事,吐寶

95648

嘿,吐寶。我推開房門的時候,妳已經吃飽,躺在月亮枕上雙眼明亮,進入哭鬧與哭鬧之間難得的平靜期。妳的媽媽趁現在換班去吃晚餐,我在妳旁邊躺下,與妳水平對望,妳的眼睛是我看過解析度最高的顯示器,我看見妳的瞳孔,看見黑色與白色之間細膩的漸層,看見倒映在妳眼中的我。噢,妳又露出那懷疑世界的眼神了,被這樣的眼神盯著老實說有些傷人,我撫摸妳的胸口想討好妳(妳的身體尚不足我的一握),妳又白又長的手指拍打、刮抓我的手掌,好有力。今天是妳回家的第一天,那麼,就來說說一樣是在這張床上,一個月再多一點點之前的故事吧。 Continue reading

[donottouchanything] 我想說一個關於手機的笑話

醫龍

這天下班,我搭著捷運跨過整個台北,到可以當日交件的網路推薦維修店家幫 M9 換電池。

我現在用的手機 HTC ONE M9 是 2015 年凱西連同新加坡旅行一起送我的生日禮物。我非常喜歡它,一轉眼 M9 已是我用得最久的一支智慧型手機,偶爾拆掉保護殼,仍會驚豔於它精緻的金屬工藝與迷人手感。唯一的缺憾是電池續航,用了兩年有餘,電量指示越來越不能信賴,頻頻自動關機,想想,還是趁凱西從月子中心畢業前解決為妙。

維修站小小的店面擠著五六個客人,證明這是有口碑的店。前面一對情侶恰好送前代 M8 來維修,女方連連以「神手耶」「太厲害了」稱讚老闆,男方則感動地說換了電池 M8 又能再戰三年啦。我趁機觀察老闆對同系列手機的拆機手法,忽然另一位師傅要我先將手機交給他處理。看著自己朝夕相伴的手機一塊塊被拆開,說不心痛是騙人的,可我也只能安慰自己(就像那人說的):動點小手術,M9 才能再多陪我幾年啊!

才剛換好電池,開著膛的手機又轉回老闆手裡,他插上充電線,翻過螢幕一看……「咦?」他發出此刻我最不想聽到的聲音。 Continue reading

[KTV] 廢紙背後的心聲

「交員工心聲囉。」網紅同事拎著綠色的塑膠抽獎箱走到我們這一區說。

這是之前小老闆推動的德政之一,每週一要所有同仁寫下對公司的意見,可匿名,可打字,不管是感謝、建議、需求、抱怨甚至人身攻擊一概受理,再由小老闆撥冗親自回應,頗有當年省政信箱之風。儘管內容葷素不忌,但有一點小老闆是絕對堅持的,那就是:

「通通給我用廢紙印!」小老闆正氣凜然道:「不准用空白紙。」 Continue reading

[KTV] 王者的孤獨大風吹

「我要把這裡變成一張大長桌!」小老闆下定決心。

「現在辦公室隔間用得好好的幹嘛改?」「因為,」他不是在開玩笑:「新創公司都是這樣。」

小老闆以後會變成老闆,他一直努力用自己的方式要讓這間二十多歲的公司改頭換面,向他偶像們的公司—-臉書與蘋果—-更近一點。

「改成大長桌,開放式的工作環境,能夠幫助工作夥伴都融為一體;想當初我剛進來公司從基層做起,坐在隔間裡一整天都沒人跟我說話,我只好安慰自己這叫『王者的孤獨』。但是,我不想讓這種情況在我的新創公司裡發生。」

一旁總監說:「相信我,沒人跟你說話絕對不是因為隔間。」 Continue reading

[dream] 夢170628

vrs84769679
夢裡有兩個小賊。

我要走進一處有著紅色門框的商店時,有人拉扯我的背包。
回頭看,是兩個日本少年,穿著白衣黑褲的制服,一個是小平頭。
焦急地說,你拿錯了背包。然後丟出一個東西在我腳端,是熟悉的空肯。
但不知為何是黑色的(而非黃色)。
我雖然狐疑從頭到尾背包沒有卸下過何故會拿錯,但空肯是我的沒錯,
就放低了背上的包(還真的是個沒看過的包),去拿空肯。
空肯是空的。
回頭看,那倆少年正嘻嘻笑著打開我的背包分贓,拿出放 3DS 的保護包。
平頭少年拿出 micro SD 卡,端詳片刻迅速收入口袋。
愣了半晌,少年們已經要逃,我正欲追,就醒了。

[ULTRAMAN] 五月天-少年他的奇幻漂流MV裡的奧特曼=超人力霸王

(5/25:增補涅歐斯廣告作品精選ww)

先上五月天剛出爐熱騰騰的《少年他的奇幻漂流》新 MV:

是的,MV 中出現了我們熟悉的超人力霸王(ウルトラマン,現統稱「奧特曼」)。不過,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……

以下截圖解說(所有影像版權屬原單位所有)

熟悉的油彩逆放標準字,最早使用於 1966 年力霸王系列前身的《超極謎界》(ウルトラQ)

螢幕截圖 2017-05-24 00.13.35喔喔,是初代超人力霸王的勁敵:「宇宙忍者」巴爾坦星人(バルタン星人)呢

螢幕截圖 2017-05-24 00.14.30當然初代超人也出現了……等等,這傢伙是《超人力霸王涅歐斯》(ウルトラマンネオス)啊!

Continue reading

[lifeclips] 本週新片

1. 《雖然媽媽說我不可以嫁去日本》2017

睽違兩個月的理髮,這次的剪瀏海話題是語文能力。

「我覺得我的日文能力需要精進。」設計師 Nancy 抱怨完亂講話的大阪業務後如是說。

「妳如果沒有動力精進,就表示妳現在不需要更高的語文能力啊。」我的真心話不知為何聽起來很敷衍。

「但是我覺得這樣很不 OK,應該要看有什麼方法提升啊。」她幫我抓了很誇張的髮型,拿來鏡子讓我看看後腦勺。「比如說去日本住個半年之類的。」

「這樣我理髮成本會拉很高。」不想飛去日本剪頭髮的我起身走向櫃台準備付帳。「妳可以兩個月飛回來一次嗎?」

「蛤哪有這麼誇張啦。」

「啊,妳交個日本男友就好啦。」

「那也要有人選啊。」

「有啊。」「蛤?誰?」

「大阪業務啊。」

Nancy 的身體劇烈彎曲,三秒內向前假跌再向後歪腰,一頭染得極為漂亮的金髮在空中翻騰,「可以不要嗎?!!!」這苦笑不得的表情和身體反應,太關西了。

祝妳們幸福。我帶著微笑和凱西一同轉身離開(欸

Continue reading